15895030902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博客 > 微信推广 >

虚拟运营商:出师未捷,却已垃圾信息泛滥缠身

时间:2016-04-21

工业和信息化部官方网站发布信息:2015年9月29日,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就170号段垃圾短信息治理问题约谈了7家移动通信转售企业的负责人。这意味着才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的虚拟运营商从一开始就遭遇了垃圾短信息这一顽疾的困扰。虽然对此有一些虚拟运营商表示有些冤屈,但对于意欲通过移动转售业务寻求新业务发展契机的一些虚拟运营商而言,还是需要从一开始就重视,否则有可能毁掉虚拟运营商的生意,并对其原有的品牌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一、出师未捷,垃圾短信息泛滥

自2013年12月底以来,前后共有40多家虚拟运营商获得了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截至2015年8月30日,虚拟运营商总用户约1123万,预计至2015年三季度末为1200万左右。其中少数几家的用户在百万规模级别,因此40多家虚拟运营商的用户规模也极不均衡。虽说是业务试点阶段,但也可以说,虚拟运营商总体上处于出师未捷的状态。这是由170号段缺乏感知问题、价格倒挂问题等造成大部分虚拟运营商无法进行大规模放号的结果,毕竟能够财大气粗贴钱做业务的不多。

即便是这样的用户规模,垃圾短信息作为基础通信服务的顽疾,从一开始就似乎天然盯上了虚拟运营商,大有泛滥之势。据9月23日“天下无贼”反信息诈骗联盟数据,微信举报平台一周内接到46起170号段的举报,同时结合腾讯安全云库的黑号统计分析,170号段恶意电话占所有恶意号码的8.6%,即平均12个恶意号码就有一个是170号。而1705号段的恶意短信占比最高,抽取的1000条短信中恶意短信达到99.2%,也就是说用户收到的每一条短信都具有欺诈和广告性质。“天下无贼”反信息诈骗联盟的数据还显示,腾讯安全云库中共收集了129443 个170恶意号码,而刚刚过去的一周,其中的65487个170号码存在活跃行为。据分析,平均一个170恶意号码能影响37.3个用户。按照目前总量约1200万用户计算,恶意号码的占比相当高,必须引起虚拟运营商的重视。

二、不良的业务发展手段加剧了170号段用户的质量下滑

另据“天下无贼”反信息诈骗联盟通过对所有170号段的恶意电话号码进行分析,在9月1日实行实名制之后,1705号段目前竟然下降了近25万个号码(未实名之前是535396个号码)。这表明一些虚拟运营商为了发展用户,在业务手段上也存在一些可谓是饮鸩止渴的做法。

据工信部下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透露,2015年工信部对已放号的20多家虚拟运营商进行实名制登记暗访调查,发现手机卡非实名制登记、违规办理的情况普遍存在。以蜗牛移动为例,在浙江地区抽查实体店和网厅各两家,其中实体店违规率为50%,线上违规率为100%。

此外还可以购买用户的手持身份证照片办理相关业务,对卡商管理不严格规范等也引发了进一步的更多问题。因此,不良的业务发展手段是虚拟运营商需要重点反思的一个方面,尤其是在试点结束发放正式的移动转售业务牌照之后。

三、低价是把双刃剑,伤人也更伤己

在三大运营商被用户普遍诟病的情况下,有些虚拟运营商为了发展用户,在资费模式上进一步简化而获得了用户的欢迎,但最主要的手段还是价格战,以更加优惠的话音和流量价格为手段,与运营商形成了鲜明的差异化对比。有的170号码最低消费不足10元,没有月租,流量单价按照理论计算更是便宜到不到2分钱。加之作为试点阶段的不少虚拟运营商不如三大运营商那样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运营经验有限。这使得不少非法企图的人员偏爱选择170号段。即便是2015年9月1日实现了实名制登记,由于价格便宜,仍然可以从淘宝或者其他渠道购得二手170号段手机卡。

因此,一些虚拟运营商从一开始采用价格战方式,实际上是通过自己贴补的方式为一些不法之徒提供了更加低廉的工具,是既伤害了用户又最终直接与间接伤害了自己的行为。这就要求虚拟运营商不能单纯的批评目前的移动转售业务的价格倒挂的问题,更要反思低价带来的多方面伤害的问题,实际上也就是反思业务模式的问题。

四、正视自己,颠覆运营商言之尚早

2015年10月1日三大运营商正式开始实施套餐内流量次月不清零的政策,这个政策的出台是各方力量反复较量之后的结果,有一部分观点认为虚拟运营商的出现对三大运营务的倒逼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小米移动推出资费更加优惠无月租的“任我行”和“吃得饱”电话卡后,鉴于小米的体量和大行其道的小米思维,一种虚拟运营商大有颠覆传统运营商的气势更加兴盛。

但是,从虚拟运营商将近两年的用户规模表现以及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来的垃圾有害信息的泛滥的情况来看,虚拟运营商,无论是作为一个整体,还是作为比较具有互联网思维精神代表的体量大的个体,要对传统基础电信服务形成所谓的颠覆性冲击,还言之尚早。即便是到正式的移动转售业务牌照发放之后,也同样需要首先正式自己的问题,特别在在基础电信业务方面存在的一些顽疾问题。

7家虚拟运营商负责人被工信部约谈,恰恰充分证明了一些顽疾,三大传统运营商投入大量精力也没有完全有效解决。虚拟运营商更没有能力解决。从这点来看,颠覆之说首先是要颠覆我们对虚拟运营商抱有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愿望,毕竟虚拟运营商不是活雷锋,会不计成本解决运营商没有解决的问题。

最后,如果说虚拟运营商真的要颠覆,建议不妨先从放弃短信业务做起,或者退一步只提供验证类短信服务,其他群发类短信不做。当然,涉及到伪基站等问题,不在此讨论范围内。

Copyright © 2015-2016 www.01355.net 版权所有 baidumap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