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95030902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博客 > 微信推广 >

Uber入驻上海自贸区背后的中国本土化困局

时间:2016-04-21

10月8日,中国专车行业罕见同时发生两件大事:一是 Uber正式入驻上海自贸区,成立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21亿元人民币,将在中国63亿元。二是滴滴快的获上海政府发放的网络约租车牌照,系国内首家获得网络约租私家车许可公司。

不少人为此雀跃,认为中国专车行业的铁幕终于被“合法”撕下一块小口,漏出些许变革力量。但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一篇报道又让幻象破灭:上海市交委向滴滴快的发放中国首个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格证书,并不意味着网络专车在全国都已合法化,成都的Uber、滴滴司机仍属违法,被抓到最高罚3万元。

由此可见,在专车政策尚未明朗的当下,一切喜怒哀乐皆虚无,老大哥仍在密切注视专车行业的一举一动,就是跑到上海自贸区也没有治外法权可言。专车不仅要与既得利益集团博弈,还要不断试探公权力的忍耐底线,同时为未来市场备足粮草。

201510095b4b5750ae8380623ee15d56755fa0f5

与易到,神州相比,滴滴快的在华最大竞争对手之一Uber有点等不及了,此次中文名从信达雅的“优步”,变成不知所云的“雾博”,从侧面可看出Uber不满中国市场现状,以及遭到本土力量强力阻击受挫后的焦躁。

尽管Uber一直积极寻求中国大陆合法化身份,但始终未果,陆续被广州,成都等多个中国地方政府处罚。此番正式入驻中国上海自贸区,在华业务也已全部迁移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运行,彻底完成中国本土化步伐,中国也成为而其在美国之外唯一一家独立公司。

“唯一一家”可看出,中国市场专治各种不服,谷歌,Ebay,雅虎纷纷败退中国市场就是明证。2014年7月14日,Uber正式宣布进入北京市场,系其进入的全球第100个城市,而此时的中国打车市场早已是红海一片。受制于外企身份,尽管获得百度战略投资,Uber在中国市场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此次试图以完全中国化的姿势融入中国市场,被外界认为更多是为讨好公权力部门监管需求,获得合法化外衣,而不再是此前的野蛮式出击。

Uber公司CEO卡兰尼克曾多次谈到: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太不一样,除了政策限制,Uber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滴滴快的,以及背后投资方腾讯、阿里巴巴。

Uber自称已经在积极准备材料,已备申请网络约租车平台的许可。不久前,由交通部正在牵头制定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部分条款被传出对Uber在中国发展十分不利,倒逼Uber加速中国本土化。

今年情人节,滴滴快的无预警合并,时至今日已发展成为集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业务为一体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几乎成为中国”约车“代名词,成为现象级产物,此次滴滴快的率先获得网络约租车牌照,显示其已成为专车改革的试点样板。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滴滴快的很可能提前与各种既得利益部门形成某种程度合谋。而这种特权,显然没有Uber的份儿。

在市场布局领域,Uber并没有多少优势。对于Uber的低价战略,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用“低价专车要打击”予以回应。他认为,对于运营平台企业,不仅要有资质,更要有对车辆和司机的管理能力。网络约租车,只代表专车,低价专车不包含在内,约租车的价格要高于出租车,但额度没有确定,需要再协调。

中国约车软件触动太多公权部门既得利益群体,政府在平衡各方面利益以及维稳压力下,不可能在短期内砸碎包括出租车司机在内的底层劳动者饭碗,甚至还要保护弱小势力。专车要与这些保守力量博弈,需要有不少妥协空间。加上政府已经手握滴滴快的这一又红又专的样板工程,还有首汽约车、飞嘀打车后等各色“官方”打车软件,作为外来和尚的Uber,此次改头换面念起来本土经,能获得官方多少信任和授权,是个大大的问号。

外资银行入华境遇可为Uber提供参考。花旗,渣打,汇丰等外资银行入华多年,当下还是定位为服务中高端客户的私人银行。究其原因,除了政策限制,他们已无力再与中工农建等本土银行竞争,尤其是在布局广大城乡的零售领域。

此外,面对中国专车市场已出现类“托拉斯”垄断的非公平市场竞争现状(滴滴快的占据约90%市场份额),Uber如何在取得官方信任和讨好市场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不仅要求Uber中国团队具备高超的市场策略,还有厚黑的政治智慧,这些显然不是Uber中文名从优步变成雾博,以及入驻上海自贸区就能找到解决方案。(完)

本文版权属《边角料》所有,未经授权,谢绝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微信:thinkpku

Copyright © 2015-2016 www.01355.net 版权所有 baidumap Power by DedeCms